七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第1/3页)

        2009年9月,我一个人在哈尔滨求学,王璐在h市上学,高静和阿b也在h市,高静上大学,阿b当厨师,李亚男去了西安,陶文雅已经大二,还有那个每天给我打电话都要幸福死的阿飞。他去了吉林后,和他的老师姐姐,可以不时的见面,虽然张雪梅只是把他当做弟弟,但是对阿飞来说,只要能够见到她就足够了。

        我依旧和陶文雅联系密切,那个时候我一直以为,她是我永远也戒不了的毒。

        2009年10月,陶文雅和那个我曾经痛恨过的人分了手,陶文雅和我说,我分手了。我说,下次会找个更好的。

        陶文雅说,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我沉默良久,没有回答。

        陶文雅,我连你爱别人都能忍受,你还要怎么爱?不过,我会慢慢的不爱你的。

        李亚男去了西安以后,给我打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多。在异地陌生的环境中,我们给予彼此温暖。有一天,陶文雅和我说,李亚男和同学说,和我在一起了,问我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我每天和李亚男打电话是不是代表我们在一起了,可是陶文雅要这样问,我就必须要回答是的。

        于是,我和李亚男一个在哈尔滨,一个在西安,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在一起”了。

        陶文雅说,我们总以为能等一个人一辈子,其实最后才会发现,连一年的孤独和寂寞都忍受不了,我们总是高估自己。

        我听后,心里难过了很久很久。现在是2019年1月,我此时写下这些文字时,已经体会不到了当初的心酸和难过。可是,在十年前,我和陶文雅就是这样,你割我一刀,我割你一刀,相互伤害着。我们兜兜转转,就是不会回头,向对方说一句我爱你。

        刘若英的歌词中写道: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人年少时/一定要让深爱的人受伤/在这相似的深夜里/你是否一样/也在静静追悔感伤/如果当时我们能不那么倔强/现在也不那么遗憾/你都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这些年来/有没有人能让你不寂寞。

        在我默认了我和李亚男在一起后第三天,陶文雅和我说,有一个一直追求了她很久的男孩,她想要试着和他处一处。我说,恭喜你。

        陶文雅感情的又一次开始,彻底让我死了心。我想我该认真的和李亚男在一起了。2009年整个冬天,我都和李亚男努力的想要维持这段感情。我想我们都努力过,可是还没过几个月,李亚男说,要不我们再分开吧,你心里和身上太多她的影子,你还没有准备好。

        我只能静静的说,对不起。

        2010年春,我和李亚男的联系逐渐少了。李亚男说,她看不惯我,天天和陶文雅联系的样子。其实,身上有陶文雅影子的人,又何止我一个。只要有人给我打电话,李亚男在电话中听到忙音,她就会认定这是陶文雅的电话。为此,我们不止一次的争吵。

        后来,我们相互终于忍无可忍,李亚男说,我们分开吧!

        挂断电话后,我给李亚男发短信:愿你找到一个不将就的人,待你如初,疼你入骨,从此深情不被辜负。

        李亚男回道:放彼此一马,山高水长,希望你能再碰到像我这么喜欢你的人。

        只是,重新开始,那有那么容易。

        有时候,一个人笑,一个走,一个人生活,当你慢慢习惯了一个人的时候,渐渐的对爱就麻木了。更何况,爱这种东西,就像水池中的水,过度透支,迟早都会干涸。

        陶文雅知道我和李亚男的事后,只是说道,一个人熬过了所有的苦难,就不在奢望再和谁在一起了吧。陶文雅的话,让我整整思索了一天,我不知道是我奢望和她在一起,还是她奢望和我在一起。总之,我们两人都是宁愿高调的腐烂,也不要在低调了恋爱了吧。

        2010年五一节,王璐来看我的时候,哈尔滨的五月突然下起了大雪。我在前面走,王璐在后面踩着我的脚印。

        “你的脚也太大了,你看我把我的脚放到你踩过的雪印中,还剩下那么大的地方。”王璐在我身后笑着说。

        “不好好走路,你踩我脚印干嘛?”,我笑道。

        “我就喜欢跟着你,嘻嘻。”,王璐在我身后嬉皮笑脸。

        我回头看着这个千里迢迢来看我的女孩儿,心里突然涌上莫名的伤感。这些年来,身边一个个人,来了又走,好像只有她,一直都在。王璐跟我一起成长、一起学习、一起打架、一起逃课,给我洗衣服,给我整理宿舍,就连补习,都是跟我在一起。有时候想一想,原来,一直照顾对方的人,不是我,是她。原来,我心里最怕失去的人也是她。

        “璐璐,我们在一起吧,好吗?”,我回头轻声问道。

        身后的王璐,瞬间石化。

        她慢慢抬起头,满脸泪水的说道:“我以为,我还要再等十年。”。浪漫的氛围,还未持续几秒,那明明是已经感动的要死的王璐,顷刻间变脸,然后一脸愤怒的冲过来,“不

如果您喜欢,请把《风中守候的那些年》,方便以后阅读风中守候的那些年七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风中守候的那些年七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并对风中守候的那些年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风中守候的那些年全文阅读 风中守候的那些年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