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哥(第1/1页)

        高中的生活枯燥而又无味,我很想书写一首诗歌来为我的高中抑或是青春葬行,偏偏枯竭的笔墨书写不出我枯燥的青春。

        我开始或有意或无意的找各种理由迟到,我觉得那一刻我是孤独的。夏青青时常问我,我身边就没有朋友了吗。

        我总会反问她,你不是我朋友吗?

        这时候她总会展颜而笑的答道:“当然是啊,那你还请不请我吃东西?”

        “当然。”每当这个时候,我总觉得她在套路我请她吃免零食,要不然怎么会老问我同一个问题,然后在得到同样的答案后说出同样的话。

        尽管我老被她如此套路着,但在解决早餐方面的问题上,我还是找到心理上的平衡。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成哥喜欢偷偷往夏青青抽屉里塞早餐,然后像做了贼一般灰溜溜逃走出课室,直到夏青青回来后才装作若无其事从教室外面回来——爱情是会使人变得卑微。

        这样一来,我的早餐从此有了着落。

        放在夏青青抽屉里的早餐有三样,一是菠萝包,一是豆沙包,还有一瓶牛奶。

        我总会把豆沙包留下,一来我不喜欢吃豆沙,二来避免成哥发现我在偷吃,因为夏青青问谁送她早餐的几率大于谁送她豆沙包的几率,每次想到此处,我都无不佩服自己的智慧。

        自从有早餐吃以来,我都习惯性地早起,这就得归功成哥契而不舍的精神。

        而班主任则认为是他感化了我,总是拿我来做班会的例子,认为这是他教育史上的重大突破,是他教师生涯的成功例子。

        难道我会告诉他,我的改变仅仅是因为那一只菠萝包吗?

        人有旦夕祸福,夏青青在某一个早晨上,不知道搭错了哪跟根,居然早起了。

        又偏偏无巧不成书,正当我准备把抽屉里的菠萝包和牛奶抽出来的瞬间,我的目光已与她惊讶的目光相触碰到一起。

        当时我的脑海中第一时间冒出了一个“惨”字。

        我已经忆不起当时的空间凝固了多久,只记得我大喊一声“鬼啊!”后,不忘拿起“我的”早餐奔出了教室。

        ……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本想静悄悄溜出教室,岂知衣角一紧,人就被夏青青压到座位上。

        夏青青一脸笑意地打量我,望得我全身发麻,只好一直陪笑不已。

        “哈,看在出你这个人不挺腼的哩!”

        “呵呵,是有一点点。”我寻思着坦白会不会从宽一点之际,夏青青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肩问:“你害什么羞?”

        “吓?害羞?我干嘛害羞?”

        “你还不承认,我答应你哩!”

        “吓?答应我什么?”

        夏青青脸色一红,反倒有些腼腆地说道:“答应…答应当你女朋友了……”

        “什么……”

        这一刻,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一个天大的误会在我们之间发生,但我不拒绝这样的误,反而有一丝丝的甜意,被别人喜欢的感觉真好。

        成哥就这样被动失恋了,失恋后的成哥决定化悲愤为力量,把这种力量化作为学习的动力。

        成哥可以说是我们班的明星人物,每节课的表现都得犹为显眼,每当老师提出一个问题时,他总会非常大声嘹亮地响道:“老师,我来!”

        在老师终于不厌其烦地让他回答时,他总会非常自信地说出一个错误的答案。

        直到老师把这题讲解完后问我们明白了没的时候,满意地喊出:“明白”二字,之后又继续错下去。

        我们班都很喜欢看成哥回答问题,然后不约而同地哄笑。任课老师往往猪肝一样的脸色,要不是成哥长得人畜无害,老师估计都会认为成哥在耍他。

        我们很喜欢找成哥要答案,他亦乐意借给我们抄,我们首先把成哥所选的答案排除,然后三选一,大大增加了中奖几率。

        就这样,我们的成绩上去了,只有成一人呶呶道:“都是抄我的,你们怎么高分?”

如果您喜欢,请把《疼痛校园》,方便以后阅读疼痛校园成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疼痛校园成哥并对疼痛校园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疼痛校园全文阅读 疼痛校园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