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父(第1/2页)

        来到注册处,一条长龙前面,坐着一位戴着厚厚镜片的秃老头正在数着一张张红色的毛爷爷。

        我和大汉排在一位骨瘦嶙峋的眼镜男后面,眼镜男生得脸青唇白,一副将近行就的模样,这使得我不禁地担惊受怕,一直留意他的状况,生怕他一个倒栽,我是应扶还是不该扶。

        好在我担心的事一直都没有发生,眼镜男顺利地挨到了秃老头面前。秃老头也是个爽快的汉子,伸手便问眼镜男要钱。

        眼镜男扶了扶眼镜,拿出一叠整整齐齐的百元纸放在桌上,秃老头伸手拉过钱,用唾液舔了舔手指,边数钱边问:“同学,你有什么特长啊?”

        眼睛男非常自豪地扶高了镜框,朗声道:“奥数口算,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物理生化,占卜算卦……”

        “好了,好了,以后有什么竞赛就叫你去参加。”秃老头有点不耐烦的打断道。

        眼镜脸色更加苍白,声音有些颤抖地说:“老师,其实我……”

        “好了,好了,下一位……”没等眼镜男说完,秃老头不耐烦地叫道。

        我和大汉在后面偷笑,我问大汉为什么笑,他也说不出个由来,只是说我在笑,自己不跟着笑似乎太不够义气了。

        现在可以肯定,大汉绝对是个浑人。但我与他也算是相识一场,也不愿让他步眼镜男的后尘。

        于是我对他说:“等会老师问你有什么特长时,千万不要说学校有的活动,不然以后有什么校运会,什么竞赛的,肯定会拉你上场。最后得不了名次,出丑的可是你自己。”

        大汉这才恍然大悟,连连拍着自己的心口,大呼好险。

        那秃老头草草地看了我的录取通知书,也没看我一眼便问:“叫什么名字。”

        我很想告诉他,他刚刚才看过我的录取通知书,书上有我的名字,但活了十多年的求生经验告诉我,这句话绝不能说出来。

        草草应付了秃老头的问题后,秃老头在名字那一行备注了:“普通生,毫无特长。”等字样,我也乐得自在,“普通”二字实在太适合我了。

        不知大汉真是身怀绝技的隐世高人或是把我跟他说的话严重扭曲,在有何特长的问题上,他一口气说了一堆惊世才艺,便我加倍肯定此人一定是个浑人,而且是非常缺心眼那种。

        试想象一下,一个瘦弱的秃老头,在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子面前,听着他口吐“胸口碎大石,生吞活火炭,脚踏碎玻璃……”这等惊心动魄的画面。

        我分明看见秃老头郑重地在朱虎那一行写下了“智障”二字,我很想知道如果这两字被大汉看见了,会是个什么样的光景,但这只好自己脑补:“一个凄厉的夜晚,一轮寒月高挂,一阵阴风扑脸而来,一声惨叫打破寂夜,一脸冷笑的大汉从暗处出来……”

        大汉的名字叫朱虎,我们都喜欢把发音发歪,并帮他起了个“猪父”的外号,朱虎本是不依,但叫的人多了,便也应了。

        他是我升高中认识的第一个朋友,跟狂人很戏剧性的一样,做事都不经大脑,而且都是中途缀学,还没来得及开始的爱情便被现实摧残。

        在他离开学校那天,我们都把他灌得烂醉,当然,我也喝断片了。

        我已经不记得那天我是怎么回到宿舍的,只是依稀记得我们在骂骂咧咧,又哭又骂,至于说了些什,骂了些什么,我已无从忆起,只记得第二天便被叫得德育处,然后教育,通报批评等等。

        猪父是被姓谭的英语老师逼走的,她们是我高三的班主任,额角很高,据说,额角生得高的人都比较强势,都爱攀比。我不知道这话算不算是迷信,但我从她身上却验证了此话。

        我一直都认为她逼走猪父是因为猪父学习不好,经常拖本班后腿,直至此刻,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我记不起猪父犯的是什么错,只记得那天谭老师大发雷霆,然后又是通告德育处又是找校长,非要开除猪父不可。

        最后,正如谭老师所望,猪父被开除出校。猪父曾两次偷偷溜进学校来看我,此后便再无他任何消息,就像他不曾出现过一样。

        日子还在继续,地球并不会因为少了谁而少转两圈,冬天也不会因少了谁而更加寒冷。

        很不幸但又很幸运的是,我跟夏青青竟是同班,且无独有偶,我们成了同桌,直至毕业。

        若非要找出高中和初中有何区别的话,那就是女的更加丰满了,而男的更加浓密了。

        开学那断时间,我时常缅怀我的初中,总是想起魏芸,那一句不曾说出口的话,如果当时说了出来,结果又是如何?

        我想起了少二,又想起了狂人,最后又想起了我初中班长区文静。

        于是,我写了一封信寄给她,问她最近安好之类的客套说话。

        在我拆开回信那一瞬间,我笑了,信中写道:“臭小子,你哪里的,好学不学,学早恋,俺闺女不会看上你的,你死了条心吧。”

        我又再回了几封信,尽是些岳父大人在上之类的话,气得区文静的父亲总

如果您喜欢,请把《疼痛校园》,方便以后阅读疼痛校园猪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疼痛校园猪父并对疼痛校园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疼痛校园全文阅读 疼痛校园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