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对(第1/1页)

        当一个人认为这件事是错的,其他人也认为是错的,但他依然去把这件错事做了,那个这个人是心理有问题;当所有人认为这件事是错的,而你却坚持认为这件事是对的,那么你便是疯子,医生称之为精神有问题。

        但对错之间是否真有其明确的界限,无人能肯定。唯一能肯定的是,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对的,不论他的思想多么荒谬,或者多么明智,他们都能想出各种理由来说服自己。

        我父母总是认为考上一所好大学会令我的将来变得不可限量,总是逼我拿起课本,这使我一度厌恶学习。我的暑假就是在拿着一本本所谓的课本度过。

        打开书本,一排排密密麻麻的黑色字体映入眼帘,但我的思绪早已神游天外。

        他们不知道,我的书本虽已打开,但我的心却早已不在。在他们的眼里,读书是对的,他们剥夺我的自由是爱我的,是为我好的。这是众多家长一致的想法,于是这种想法便是对的,而认为这想法是错的人则被看成了神经病。

        我很厌倦这样的生活,终于体会到坐如针毡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每天等待着时间早点流逝,结束这一天的光阴,但时间偏偏又是那么不公,在存心折磨你似的,消磨着你的耐心,挑战着你的脾气。

        我开始羡慕起狂人,打一开始他就不傻,而是大智若愚,他早已看清了这虚茫,他一早便放弃了对自己幻想,使他父母也放弃对他的种种幻想。而我依旧在挣扎着、反抗着,拼命地证明自己,幻想着将来,这样也造就了父母对我的幻想。

        我时常会想起那个用生命换来我们几天假期的级友,他跳下来的那一瞬间是否后悔或是解脱,但时间总能冲淡一切,没人会记起他,记得这血的教训,仰或有人会偶尔提起,只是饭后的笑饵而已。

        我很喜欢看着新闻报道某省某年高考状元沦落街头或留连网吧颓废度日的新闻,这样或会令我烦躁的心得到一丝愉悦感,感到我挑战了父母,否定了他们给我选择好的路。

        然而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的幻想,新闻上的报道永远不会警醒他们,他们认为电视上的不会发生在他们的儿子身上,当然我也这样认为。

        日子如永远定格似的,不断重复着,我厌倦这样重复的生活,平庸与重复使人气闷。

        我想起了狂人,想起了少二,他们使我平庸无趣的生活有了点缀,我又想起了孙小小,她与那个他最后的结局是否被现实摧残得支离破碎,我还想起魏云,她现在还好吗,她是否在同一时刻想起我。最后,我还想到了区文静,我好像再不讨厌她了,而且我好像从来都没讨厌过她。

        距离高中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我的心反而越加平静,高中对于我来说,只是另外一个放羊的地方,与初中有区别的地方或许就是有些羊在初中的时候走丢了。

        收拾行理的时候,我妈问我紧不紧张,我反问她我为什么要紧张。

        她说我从小就没离开过家,现在将要过寄宿的日子,不紧张才怪。

        我心里却在想我不但不紧张,而且还迫不及待,当然表面上还得装作依依不舍,不然又会被他们用个什么样的理由做思想教育。

        车子开动,前方是个怎样的世界,是否依旧的重复着平庸?

如果您喜欢,请把《疼痛校园》,方便以后阅读疼痛校园错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疼痛校园错对并对疼痛校园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疼痛校园全文阅读 疼痛校园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