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第1/1页)

        那年夏天的暑假,我接到了少二的电话,那时侯我正在睡觉,一接电话我就拼命的骂人。

        电话那边沉默了好半晌后才悠悠的:“老子哥,我好不容易找到个打你电话的借口,你上来就把我骂了一顿,至于么?”

        没等他说完,我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废话少说,说出来看看什么事值得吵醒我,不值的话再骂一顿。”

        “狂人回来了,他说……”没等他说完,我马上挂了电话,穿上衣服往少二家方向跑了出去。

        我和狂人在少二家见面,狂人现在头发打上了蜡,头发闪闪反光。一见我上来就递上一支我们之前不会买的贵烟。

        我说狂人啊,你这断时间跑哪野去了,现在发达了,像个人儿了。

        狂人嘻嘻的笑,说自己这几个月出去打工,赚了些钱,富贵不回乡如绵衣夜行,所以回来请兄弟们吃饭。

        然后又对我说:“你把表妹叫出来,大家一起聚聚。”

        少二大讶的说:“你对他表妹还不死心啊?你俩是不可能的。”

        狂人自信满满地一拍心口,装出个语重心长,分析说:“其实表妹一直都是喜欢我的,只是那个时侯我没钱,给不了她幸福,现在我黎虓赚钱回来了,我能给她买喜欢的东西。”

        于是我打电话约好表妹出来吃饭,但因为害怕她不来,所以没有提到狂人,表妹爽快地答应了。

        狂人哈哈一笑,认为已经成功在握,于是与我聊起他到工厂打工的生活。

        他说他自己其实也知道自己不是读书的料,与其浪费时间,不如早点出去打工赚钱。在工厂打工虽然辛苦,但每次拿工资的时侯还是挺爽的。

        我们约好在离学校不远的小饭馆,表妹来到时看到狂人便皱着眉头骂了一句:“卧槽,怎么这两个家伙都来了。”

        这句话对我和少二都没什么影响,但对于狂人来说却是晴天霹雳,我并不担心狂人会因此想不开,做出傻事来,但却很害怕狂人会因此拂袖而去,满桌的菜要我和少二分担。

        可能是因为表妹这句话杀伤力实在太大了,狂人拼命喝酒,并且和我们大谈将来和理想。

        我知道这一刻,狂人是醉了,因为他在从前是不会谈这些缥缈得出乎他智商的话题。

        我们不住的劝他不要再喝了,至少也得把单卖了再喝。

        表妹筒单的吃了点东西后,说有些事先走了,然后象征性地礼貌一番后便走了。

        狂人在我们掺扶下摇摇晃晃走着,然后大哭了起来。对于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我决定好好安慰他一番。

        “我不帅吗?”狂人问我。

        “起码还能看出是个人。”

        “那为什么没女人喜欢我?”

        “因为她们还没瞎,瞎了可能会喜欢你的。”

        “那我妈为啥喜欢我?”

        “自己造的孽,哭着也要接受下去。”

        “你这算是安慰我吗?”

        “算。”

        “你真是我的好朋友。”

        “我明天就要走了,这次回来是请了假的,后天还要上班,真他妈没劲,我要这娘儿后悔。”狂人哭完后对我们说。

        我说不出什么话来,我想说一些挽留的话,却知道是改变不了事实,只好说了一句珍重。

        自那次饭局后,我再也没有见过狂人,也没有再联系过。

        我很想再次见到他,但也希望不要再见到他。因为我害怕看到他时的场景,曾经无话不说,丝毫不需忌言的我们,在那时侯会否有所隔阂,就像鲁迅所写的迅哥儿与闰土的故事。

        于是只能把那一份曾经只属于我们纯真的友谊藏于心底,这样才不致于出现闰土的悲剧吧!

如果您喜欢,请把《疼痛校园》,方便以后阅读疼痛校园纯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疼痛校园纯真并对疼痛校园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疼痛校园全文阅读 疼痛校园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