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第1/1页)

        时间就像行色匆匆的人流,匆匆而来,没有片刻停留,又匆匆而去。

        匆匆地,我们班一起拍集体照;又匆匆地,我们又从中考的考场走出来。

        拍集体照那一天,我没有去和他们一起拍,而是躲在远远的某一处,看着那一群既陌生又面熟的同班同学,没有任何的情绪,更没有任何的波动,一切平静得出乎我意料。

        匆匆而去的时光犹如流水般冲淡很多东西,一段属于自己的,但又不能自主的岁月印记,一个模糊远去的身影,皆于流逝中变为过去,成为了永恒,成了回忆。

        我曾无数次想象拍集体照或中考完聚在一起的种种画面,但我们最后连一句再见也欠缺的就各奔东西。

        树阴下,我和少二胡诌着各种不切实际的话,或梦或理想,更多的是对未知的未来所带来的恐惧和心虚。

        我指了指一个在足球场上狂奔的小子说:“看,狂人有后了。”

        看着足球场上那个奔跑着的傻小子,我们都笑了。

        少二问我狂人现在是不是在另一个城市发癫,还是又再找到一些肯和他一起癫的人。

        “你还记得魏云吗?”我问。

        “魏云?这个名字很耳熟,是哪个艳星吗?”少二邪笑着问。

        “我也不知道是谁,反正觉得挺熟悉的,所以才问一问你,你看的小片多。”没有太多的突然,我早已经知道他的回答。

        原来魏云已被人彻底忘记了,她就像我们生命中的一场梦,梦醒了,便忘记了梦中自己梦见了什么。

        一阵清香袭来,区文静在我们旁边坐下,这个于初中时代敌友难分的班长,我再也没有对她的不满,少二也没有从前的失态,洗尽铅华的我们再也没有从前的张狂,至少现在不用再装轻狂年少。

        “你为什么没和咱班拍集体照?”区文静没了以前对我那种说话的语气。

        “班在毕业了,你再也不是我班长了,你再管不了我,哈,毕业真好!”我懒散地躺了下来,微眯着眼,一朵白云正悠闲地在空中飘过。

        “谁说要管你了,我们不是朋友吗?”区文静身子后仰,双手撑在后方,别过头来看着我说。

        “朋友?好久没听到过这词儿了,哈,这个词真好,我们当然是朋友啊!”

        “那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区文静不饶的追问。

        “真的想知道?”

        “嗯!”

        “其实我不说你也该知道的,因为该在合照中出现的人却没法在照片上出现,这样的合照,对我来说,又有何意义?”

        “你想起她(他)了?”

        我不知道区文静所指的她(他)是谁,但我还是点了点头,含糊的应道:“我想她了。”

        少二想不到我如此重情重义,大为感动,说他和狂人认识我真不妄此生,什么义薄云天之类的豪气话儿。

        我心里去大骂少二:“义你妹,老子想的是魏云,关义薄云天屁事。”这当然不能说出来,只好装作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

        “那你觉得我算不算应该出现在你照片中的人的其中一员?”区文静笑着问,“我可是你的朋友哦!”

        于是我和区文静合照了一张照片,那张照片至今仍静躺在我的相册里,匆匆的时光让它略显泛黄,也有些模糊了。

        每当有人翻到那一页,总会问我那个笑得很甜的小女生是谁?

        “我不记得了。”

        匆匆那年夏天,太热、太闷,也太不幸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疼痛校园》,方便以后阅读疼痛校园匆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疼痛校园匆匆并对疼痛校园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疼痛校园全文阅读 疼痛校园TXT下载